真的太忙了

穆尘:

你们意会一下好了。

我没有细节只有速度。

小时候背书背不出来的邱团子,大师兄舍不得罚啊,亲亲脑门子就不要吓到人了。

于是长大了的邱居新,特别直男的要送芝麻糖给大师兄——师兄你太辛苦了鬓角都白了。

郑居和:……那其实是和光冠的装饰,粘上去的毛。

我第一次想说lofter你变了,我界面改成这样子就算了,我看个文看的好好的突然出现个推送的图片,得了又要从头翻,你知不知道手机党翻tag的痛呀 @LOFTER小秘书

终于放假了,明天开始继续搬文

【授权运】假如远板凛召唤的是闪闪

拖了这久终于想起搬运这篇文了
下方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凛:顺应召唤而来!(召唤阵没反应,楼上发生喜闻乐见的爆炸)
从者(躶体坐在唯一一张完好的椅子上):哦呀~这一次的master可真是任性啊~竟然又把我召唤出来了~
凛: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从者:archer,顺应召唤而来,呐~让我们好好相处吧,大姐姐~
凛(扶额):那么,你能好好解释一下吗?为什么你出现的时候会爆炸,还有,我不记得有那个英灵的传说是豆丁躶体的,你的衣服呢?
从者(懒散地瘫在椅子里):噢~我的真名不能告诉你呢~毕竟因为master的肆意妄为,导致召唤来的我并非完全的。话说,(起身张臂)我的身体完全没有需要遮蔽的地方哦~~~难道说master你是那种人吗?看见年幼的正太就忍不住血脉喷张,想要扑上来的那种人?不过很抱歉,我现在是巨乳控,或许等我长大后会喜欢上贫乳也说不定~
凛:自说自话什么!令咒!把衣服穿上!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?
凛:哎?o-0
从者:哈哈哈哈哈~~~~~这~~~~真是~~~~~~哈哈哈哈~~竟然为了这种小事来使用令咒。哈哈哈哈~~真是率性的matser哟~
凛:怎么回事?
从者:令咒对英灵具有约束力是不错啦~可是对英灵来说,令咒并非是万能的哦~~英灵是不需要衣服的,而且衣服的种类,颜色,效用都没说明,单单说将衣服穿上这种意义不明的令咒,可是会白白浪费掉珍惜的机会的哦~~
凛:姆咻。。。。。
从者:好了好了啦~不就是衣服吗,我看看~~。。。。。。。
(英灵的面前出现了一阵金色的涟漪,他将手探入,从中取出了一套华丽的衣物。)
凛:怎么。。。回事?这些全都是宝具?!
(宝具是一个英雄生平的象征,一个英灵最多只有2个宝具,但是,这个豆丁英灵的身上,无论是项链,手镯,上衣,皮裤,全都是宝具。)
从者:哦呀~虽说是个任性的大姐姐,可毕竟还是master吗。。。。。不过很可惜,因为你召唤的不完全,导致我的很多收藏都不能使用了。嘛~~现在也顶多是能拿出几件日常用的而已。
凛:你是哪里来的土豪啊!
从者:先说好,大姐姐你可不能依靠我的战力哦~就算是手持神器的婴儿,也不可能击败赤手空拳的成年人的哦~也不知道是谁算错时间拿错召唤物把我召唤出来了。
凛:啊啊啊啊啊!我明白了!都是我的错好了吧!真是的,如果不是缺钱,谁会来参加圣杯战争啊!!!
(时辰——所以说,怪我咯?,远板永人:不,其实是我的错。)
凛:总之先来整理一下,你是archer职介,但是因为召唤错误的原因,导致现世的是幼儿姿态,忘记了自己的真名,而且无法使用战斗型宝具。真是的,看来在查出你真名和找到使用武器类宝具的方法前,我们必须要低调行。。。。喂!你在干什么!
从者(从金色涟漪中取出一个容器,喝下里面的液体):?这些是master要考虑的事情吧?至于这个。。。。是将魔法生物的能力降低成人类水准,并使之变成人类的药,精灵们经常喝下这个变成小孩子在现世行走呢~草莓味的最好喝了。
凛:呵呵呵呵呵~~~~完了,我的圣杯战争完了。。。。。。所以说我最不喜欢照顾小孩子了。。。。。爸爸,抱歉,看来远板家要在我手里破——怎么可能!(扑)
从者:等。。。。等等!你要干什么!
凛:你说你现在是人类对吧!交出来!把你身上的宝具都给交出来!既然圣杯战争无望了!我至少也要把你卖几个钱!!!!!!
乒呤乓啷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从者:真是的,虽说现在是小孩子的体质,我毕竟还是英灵哦~~还好是幼年时期的我,如果是成年的我的话,你这样的不敬之罪早就被万剑穿心了。嘛~冷静下来了没?大姐姐?
(天之锁松绑)
凛:那你说我怎么办?本来家族那么大产业因为我爸爸上次圣杯战争失败被分家瓜分了,我们家族的魔术只能靠宝石来发动,这几年买宝石的积蓄都快花光了,虽然父亲一直让优雅,可是没钱优雅个毛线啊!
从者:大姐姐你很缺钱?那么我们出去吧~
凛:?
商店街:恭喜!这位小姐!您的弟弟是我们街第10000名客人!我们将送你3袋大米!
凛:?!(好重,不能要了)
超市抽奖人员:恭喜!恭喜这位小姐!您的弟弟抽中了特等奖!马尔代夫三日游!
凛:??!!(截止日期是这周吗?可恶的圣杯战争!)
失主:哇!是你帮我捡到的钱包吗?小弟弟谢谢你了,这是给你的谢礼!这位小姐,你的弟弟拾金不昧真是好孩子啊!
凛:???!!!(200圆= =)
游戏店老板:这。。。。。不可能!竟然是传说中的娃娃机勾尾巴抓法!这种传说中一次抓多个的能力!我还是第一次看见!
凛:????!!!!(左右各抱一个= =)
商品店老板:可乐再来一瓶十连?!
凛:(喝多了)你究竟干了什么!
从者:嘛~每个英灵在现世的时候,为了帮助他更快的适应社会,圣杯都会给予相应的固有技能。我的固有技能时黄金律————只要是我买的彩票一定中头奖,我压的注码一定会赢,我从来不会没钱花。?怎么了?
凛:(不。。。。不妙啊,搞不好不用什么圣杯战争我就能发了啊~~~~~~)没什么!您继续!
从者:。。。。。。不过,因为大姐姐你不完全召唤的缘故,这个技能也弱化了。现在顶多是这种程度,拿些无关紧要或者价值不高的小东西咯~
凛:可恶啊!远板凛!人形取款机竟然被你白白错过了!可恶可恶可恶!远板家在关键时候掉链子的基因好可恶啊!!!!!!!!!!!!!
路人:妈妈!那个姐姐好奇怪,在用头撞电线杆!——嘘,别看,快走!

【授权运】卡住人生

“菖蒲,我进来了。”太良并没有敲门,用脚直接踢开了门,进去了。没猜错的话,这里是菖蒲的房间。
“喂喂,你怎么又擅自闯进他人房间!”这个房间不算大,但光线还是挺充足的,点了很多盏灯,可以看到菖蒲正坐在满是药材的桌子前研制什么药品。
“你给他治疗一下吧。”太良望了望昏迷的卡卡西,说。
“什么?!你们怎么把他打成这幅样子?说好的不留伤痕的呢!”菖蒲立马注意到了太良怀里的卡卡西,有点愤怒地说,“你们干架就不能文明点吗?”
“别废话了,治还是不治?”被菖蒲那大惊小怪的性子给弄得不耐烦了,太良没好气地说。
“……治就治,摆臭脸给谁看呢?把人打伤了又叫我治,无聊吗?”菖蒲嘟囔着说 ,“可以弄死不?”
“那我还叫你治?!”太良的头都冒出一个十字路口了。
“哦……可惜了,当不了我的收藏品了……”菖蒲有点可惜道,“把他放到那边吧。”
太良把卡卡西放到了一处平台上,然后对菖蒲说:“利用完了,就随便你怎么玩了。”
“真的?”
“真的。”太良点了点头,想了一下,又问,“乱的情况怎么样?”
“很好,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。”菖蒲说,她走到了卡卡西的身边,抬手准备治疗。
“嗯。”太良嗯了一声,然后就离开了。他现在需要去换一身衣服,身上全是卡卡西的血,他刚出房门,正好撞见一个人经过,打招呼道:“哟,佐助君,好久不见,近来可好啊?”
没想到佐助也在这个基地,现在佐助的样子没有多大变化,穿着晓组织的衣服,对于太良的问好,他只是冷冷地回了一句:“我们昨天才见过。”
“额……”太良接不下话了,本来还以为他不会理的。
佐助也不停留,正准备离开,但是余光瞟到的景象让他停下脚步,通过太良背后没有关闭的房门,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,那一头银色的头发一下子就把他的目光吸引住了。
“卡卡西?”
未完待续……

【授权运】卡住人生

“卡卡西老师……我绝对会把你带回来的。”鸣人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他现在只是想快点找到卡卡西。
“鸣人……”一旁的小樱看着与平时完全不同的鸣人,很是担忧,同时也十分担心卡卡西老师,从刚才的打斗现场来看,卡卡西老师肯定受了很重的伤。不知道现在是怎样的情况。
“卡卡西,真是的在被我彻底打败之前,你可不能就这样死了啊!”从知道卡卡西的情况后,凯一直都没有多说话,可是想也知道他的心情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现在能做到,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做好自己能做的事。
“佐井,我们上去。”鹿丸说
“嗯”佐井点了点头,用超兽伪画带着鹿丸飞了上去,对于他来说卡卡西是一个很好的前辈,是他尊敬的对象,无论如何他也不想看到卡卡西遇难。
卡卡西这边。
在鸣人等人从村子出发不久后,太良和阿飞就已经带着卡卡西回到了弥和晓的暂时性基地,这个基地隐藏在一处山谷的地下,距离与卡卡西战斗的地方并不算远,大概也就2个小时的路程,其实在与卡卡西战斗那里也有一个基地,但现在已经暴露了。
“现在怎么你想怎么做?”阿飞问太良,两人此时正站在基地的入口。
“首先把他的伤给治一下吧,这样下去很快就死翘翘了。”太良看了看怀里满身是血的卡卡西说。
“嗯。我先走了。”阿飞点了点头,然后便离开了,他现在需要安静一下。
“拜拜。”太良说一声后便走进了基地。去找菖蒲给卡卡西治疗。基地里的光线比较昏暗,可以看到里面有许许多多个房间,一条通道一直延伸,看不到尽头,太良走了一会儿,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了。

【授权运】卡住人生

“现在味道有点淡。”牙带领着众人前进,突然他如此说道。他们已经到达了卡卡西之后藏身的瀑布地区,因为卡卡西专门消除了味道。
“这边。”再经过一番仔细搜索后,牙和赤丸再次嗅到了卡卡西的味道。在一番赶路后,他们终于抵达了卡卡西与太良最后战斗的地方。
“……”小樱已经把手放在了嘴巴上,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,其他人也皱着眉,这一路过来,他们不得不承认心里那个结论了。
这个地方被破坏地极其严重,无论是地面,树木,石头,都成了战斗的牺牲品,焦黑的地方还散发着烧焦的味道。地上还有那已经干涸了的血迹,经过赤丸和牙的验证,全部都是卡卡西老师的。
“太惨了……”小樱一脸阴沉地说,而鸣人的眉头已经完全皱在了一起,其他的人都表情都不太好。
“虽然我不想这样说,但你们也都已经清楚了吧。”鹿丸严肃地说,刚才的地方有大量的水,应该是卡卡西老师与情报中的乱的战斗,这里应该就是那个还未知道能力的boss的战斗,从战斗痕迹来看,这里的战斗应该就是最后的了,而上一份情报说的用雷属性查克拉的人应该就是弥的boss。受伤的卡卡西老师应该已经没有能力去对抗了。
“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一旁的牙说。
“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卡卡西老师现在到底是生是死……”
“那我们现在就快点去找啊!难道就这样算了?!我绝对不会不管卡卡西老师的!”还没等鹿丸说完,在一旁沉默已久的鸣人突然爆发,他用一副极端后悔的表情吼出这句话。他的心好像缺了一块,或许这一次,他又要失去一个重要的人了。
“鸣人!你急什么,我又没说放弃了,牙,你还可以追踪到卡卡西老师的味道吗?”鹿丸说,他现在正在仔细分析着所有有用的信息,对鸣人的不安多少有些理解,他问牙道。
“勉强可以。”牙说,空气里还残留着一些卡卡西老师的味道。
“那现在我们分三队,小樱,鸣人,牙,你们去追踪卡卡西老师的去向。我和佐井先去观察一下这里的总地形,凯老师,你先回去村子报告情况。”鹿丸经过一番思考后说 。
“好的。”众人一致认同,他们对鹿丸是信任的。

【授权运】卡住人生

第十章:结果
鸣人那边正火急火燎地往情报所说的地点赶去,然而卡卡西的战斗早已结束,他们注定会面对一个让人无比心伤的结果……
“鹿丸,还有多久?”鸣人问,他们一行人在接到任务后马上出发,用最快的速度赶路,现在大概是早上8点左右,鸣人这一路上已经不知道问了鹿丸多少次这个问题了。
“就快了,安静点。”鹿丸一边研究着卷轴一边说。在这个队伍里,鸣人和凯走在最前面,鹿丸和牙居中,小樱和佐井殿后。
“我闻到卡卡西老师的味道了,是血的味道。”突然,牙动了动鼻子,对众人说。
“加快速度!”鹿丸听后不由说道,情报里说,不仅是弥,晓组织的成员也在,卡卡西老师的状况不会好到哪去。
“……卡卡西老师,等着我!”鸣人现在安静了下来,一心赶路,。
经过半天的时间,鸣人一行人终于在下午来到了卡卡西与弥组织的人战斗的山谷,根据气味先到达的是与乱打斗的地方。
看着满地狼藉,众人不难想象出当时战斗的激烈,树木横七竖八的倒下了,大块岩石碎成了沙子。
“……”众人有点吃惊地望着这一景象,同时,心里也越来越不安,他们心里已经确定了一个事实,只是不敢承认,也不想承认,那就是卡卡西老师已经落人敌人手中。
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有感觉到,没有打斗的气息,说明战斗早已结束。
“到这里来!”牙站在一棵树上,对大伙说,在这一处,卡卡西血的味道特别强烈,同时还有别人的血的味道。树干上的大洞引人注目。
“卡卡西老师应该在这里受过挺大的伤。”牙皱着眉头道,没错,这里就是乱重伤后偷袭卡卡西的地方。
“……”众人沉默,鸣人的眉头皱地越来越紧,其他人也一脸沉重。
“这边走。”牙闻了闻,跟着气味一直走,其他人跟在他的后面,这就是纲手为什么要牙加入的原因了。